主页 > 经济 >

今日最大声:外地人不明白,炒楼与成都文化格格不入

  【今日最大声】“512地震后,四川人尤其是成都人想明白了。生活,只要过得巴适安逸就好。追逐那些名啊利啊,到最后都没什么意义。外地人还不明白,跑到成都去炒楼,与这个城市的文化格格不入。成都,中国最后一个我希望它房价涨的城市。”

  ——财经专栏作家@向小田

  一、“纵览世界各国的现代化历史,房地产可以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绝不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最为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因为房价高企而失去对奋斗的信仰,相比于房子,我们更应该相信自己的双手;相比于炒房,我们更应该激发努力奋斗的士气。否则,失去奋斗,拥有再多的房产,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号文章《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作者:李拯。

  二、“在当初,城市居民住房普遍紧张,人们收入又很低的情况下,设立住房公积金制度,是有道理的,对于居民解决住房问题起了积极的作用。但在今天,绝大多数城镇居民住房问题已经解决,特别是能获得高额住房公积金补贴的人住房基本不成问题的情况下,住房公积金已经开始变味了。”

  ——大学教授@清华孙立平。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接受采访时表示,住房公积金主要是被高、中收入者所获得,现行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会加大收入差距水平,同时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建议取消住房公积金。

  三、“当你企图表现得比真实的你更高尚时,真的不起作用。”

  ——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说。北京时间今天上午举行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首场电视辩论中,唐纳德·特朗普希拉里·克林顿展开了唇枪舌战。当希拉里谴责特朗普助长种族主义、传播有关美国总统奥巴马出生地不在美国的阴谋论时,特朗普反击称,希拉里的助手们也做过同样的事。

  四、“今天的辩论里有个细节被很多媒体注意到,并追问川普:希拉里指责川普不愿意公开交税信息因为他可能掩盖不缴纳个人所得税。他自己反驳说那因为我是个聪明的商人。辩论结束后有记者追问他,他也没有否认。在他铁杆眼里不交税是因为对政府运作不满。交了也是浪费。但在大多数纳税公民眼里不公平。”

  ——网友@扭腰村民

  五、“既然限制需求无法让百姓住的更好,那就提高供给吧,房价上涨实际上就是表明对住房需求的渴望,好的住房政策应该是提高供给,就像当年我们在粮食、电视机和猪肉所做过的那样。而不是本末倒置、自欺欺人的来控制需求,并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称之为‘不合理的投机需求’。”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

  六、“前几天见到过去的老师,他说这十几年一直在苦思中国外语教育的问题。他问我:你觉得现在英语教学有什么真正达成共识的意义?我想了想,摇摇头。他说:我最近终于想明白了,之所以我们国家如此需要英语应试教育,用四六级或考研做指挥棒,就是因为在英语教育的顶层设计中,其实根本就是价值观的真空!”

  ——南京大学英语系教师@洛之秋

  七、“有三本书对我的写作影响很大。其中最重要的一本是《西游记》。我是在读小学二年级时看的原版竖排繁体字《西游记》。这部作品留住了我的想象力。我已经写作了39年,还一个人将《童话大王》月刊写了31年,这需要想象力支持。我之所以在成年后还保有想象力,必须感谢我在小学二年级时如醉如痴阅读的《西游记》。”

  ——童话作家@郑渊洁

  八、“前几天有朋友给我看了‘博彩诺奖名单’,这玩意儿很无聊,但有一点有意思:日本当代的纯文学作家,除了村上春树,好像就不再有谁被世界留意,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可不是这样,说来还真是衰落得厉害了。”

  ——作家@止庵

  九、“曾经花100元办了一次万达的年卡。上映的电影也跟电影院里卖的食品一样,垃圾多,有营养的少。电影都不在乎什么内容,而在于视觉和音效的感官体验。影院服务特别恶劣,排队要半天,恶声恶气,让每排列五走势图最近2000期个看电影的人都觉得自己很下贱。我惊奇的是,好像现在的年轻人都习惯了这样的电影和电影院。”

  ——写作者@杜君立

  十、“其实,师生之间、医患之间、上下级之间,都不能无条件允许‘恋爱自由’。‘近水楼台’型的恋爱关系极易扭曲变质,自愿与胁迫之间没有一条明显的线。之前,已经发生过太多的因为“师生恋”引发的违法犯罪和校园矛盾,所以,很多西方院校明确禁止了大学里面的师生恋,将之列为职场禁忌。”

  ——澎湃新闻社论。近日,青岛理工大学临沂校区军训教官向大一女生表白的图片引发广泛争议,照片里,教官捧花单膝跪地,亲吻女生。9月25日,校方发出一份说明称,军队和学校对此高度重视,同时呼吁,莫再关注当事人,还校园清净。

  【今日最大声】“讲道理,看京腔京韵的好文字,上可以看老舍,中可以看汪曾祺,下可以看王朔。如果说做艺人不和文化人比,还可以看看连阔如先生的《江湖丛谈》,一路撂地学徒出来的下里巴人,一样可以写的妙趣横生,温柔敦厚。从什么时候开始,装腔作势耍贫嘴也能叫好文章了?”

  ——网友@木遥,相声演员曹云金以6000字长文历数师父郭德纲步步强逼数宗罪,郭德纲当时未作回应,事隔半月之后,24日凌晨,郭终以一篇6000字长文回击,引起热议,很多人看了郭德纲的文章之后,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老郭文笔很好。

  一、“公众是凑过来看热闹的,并非很在意双方的输赢。由于郭曹都下了很大力气过招,向公众提供了一场‘很过瘾’的特殊表演,形成舆论消费狂欢,因此总的来说,郭曹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输,说不定二人同为这场笔墨官司的赢家。”

  ——环球时报《郭德纲曹云金不愧都是说相声的》

  二、“‘清官难断家务事’,师徒关系一旦确立就算‘家务事’了,几千年来都是如此,这与社会义核心价值观并不相悖,与传统文化相亲相随。

  与其相悖的则是人性大恶——背排列五走势图大全叛,这一丑行东西方无一民族能够相容,视为十恶之首。师徒如有不睦,可以远离,远离不算背叛;但不可以恶语,尤其夸大枝节乃至诬陷。我们的社会百年以来为何丑行恶为遍地开花,与背叛流行有直接关系。”

  ——收藏家@马未都

  三、“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地铁上不接电话,因为你把胳膊抬起来,根本就放不下去了。”

  ——京华时报报道,李安然说。得益于毗邻京南的地理位置,固安正成为新的购房热土。在北京“漂”了8年的李安然选择开启“双城生活”,每天往返北京与固安之间,要花掉6个多小时。她从固安到天宫院地铁26公里的路程要走1个多小时。上了地铁,她要辗转3条线路才能到单位。

  四、“顺应市场的另一个代名词就是唯利是图,我们的影视市场到底走什么样的道路?到底是引导、培育、建构市场,还是一味滴顺应、跟风、哄抢市场!这不该是一个纯经济的问题,如果那样的话当下一切的不合理、病态、丑态就都可以解释了,但是为什么还有人奔走疾呼,因为我们认为这样是危险的,是对观众的不负责。”

  ——网友@绝对敏捷

  今日最大声:从什么时候起,耍贫嘴也能叫好文章了?

  五、“这是Big Me时代——人们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不能再指望给你当棋子甚至捧哏了,我来不是看你的,是拿你拍个照片发朋友圈。”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研究员@GK同人于野

  六、“中国楼市已经走过了理性增长的高级阶段,进入了非理性增长的初级阶段。这里面出现了很多非理性群体行为的特点。英国著名物理学家牛顿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可以测算出天体的运动规律,但无法估计人类的疯狂。’对于中国房地产市场而言,在非理性阶段,我们无法预估其最高能涨到什么程度。在股市3000点之上,任何预测都显得有些空白无力。”

  ——财经专栏作家@向小田

  七、“最近一线城市房价上涨已经达到疯狂的地步,这实际上对创新创业是有损害的。一来使得社会创新成本上升,年轻人压力很大,二来分流了可能用于创新创业的投资资金。投实体还不如炒房的资金导向,长期下去会损害创新能力。”

  ——据华尔街见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日前公开提到。

  八、“对于真正的年轻人来说,他们从来都明白,娱乐,才是人生的头等大事。

  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成长在巨变完成后的中国社会之中,对于他们的人生来说,并不是存在着‘奋斗是为了更好地娱乐’这样的信条,而是他们本来就沉浸在一个娱乐信息和手段极度丰富的世界里。二次元也好,RPG也罢,他们所热衷的娱乐世界,都更像是和现实世界平行的另一个空间。而这个空间,承载了很多意义。”

  ——阑夕《娱乐,人生的头等大事》

  九、“中国的问题是,这还不是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一个‘金钱社会’肯定不完美,缺少诗意和悲悯,但绝对比现在这个社会要好。”

  “……我并不是鼓吹钱有多重要,而是说,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在社会保障完全不靠谱的情况下,在没有制度给我们兜底的情况下,放任自己在路上裸奔,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虚幻的道德和自我安慰是不管用的。”

  ——专栏作家侯虹斌

  十、“尽管一千个人对《红楼梦》有一千种解读,但‘色’‘空’‘幻’‘灭’的主题世所公认。对于孩子来说,这些观念要么不理解,要么理解了就会影响他们对未来生活的预期。教育应该点燃孩子心中的希望,鼓励他们追求未来更加美好的人生,而不是提醒他们现实有多么残酷。”

  ——中国青年报《“四大名著”适合孩子阅读吗?》,作者为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文章认为,由于时代和社会的局限,以及作家个人命运的际遇,即便是传统文化中的优秀代表,也不可避免地杂糅了不适应现代文明社会的糟粕,我们不应该也不可能苛求作家在写作时会顾及到孩子的阅读和教育。

  【今日最大声】“深圳华侨城的六平米小户型商品房,就在社交网络的一片惊诧与嘲笑中火速售罄,投射出‘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恍惚感,吃瓜群众怜悯买房者的居住空间连猪圈都不如,而后者却又用行为抽回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过五年,不,过三年,看看房价,咱们再论谁是傻X。杜甫曾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大概也没能想到,即使岁月已过千年,人类已经能够登上月球,广厦依旧是寒士的心头之痛,就在‘北京折叠’用现实主义文学拿到了科幻领域的大奖之后,深圳的这例蜗居之房用折叠在衣柜间的单人床回应了郝景芳的想象力。”

  ——阑夕《几点看法:关于房价》,据广州日报,在深圳热炒了近两个月的6平方米“鸽笼房”昨日亮相,均价卖到15万每平方米,一上午就售罄。

  一、“鲁迅是仇恨的象征。面对腐败和不公正的现状,仇恨是可以理解的。仇恨为社会批判提供了强大能量。但仅有仇恨是远远不够的,一个精神健康的社会,应当是鲁迅先生和冰心女士的组合体。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仅要向鲁迅学习批判精神,也要向冰心学习博爱,而在终极的意义上,爱才是支撑社会生长的伟大支柱。”

  ——文化批评家@朱大可。今天是鲁迅先生诞辰135周年纪念日。

  二、“由于我们汉语知识人的乡愿和犬儒,当代中国的演进尚是‘无声的’,是‘自导自演’的木偶戏,是闷声发财和暗暗死去的默片。少数人的呐喊,律师、医生、退休老人们的话语,要么是外来修辞,要么是比贾府的焦大温和得多的无奈哄骗或恐吓……在无声的中国,杨改兰等人是和祥林嫂等人同构的。她们的生活,‘你谝不过(你不理解),我跟你不说。’”

  ——学者@余世存非常道

  三、“当今普通家庭但凡有人患了重病大病,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昂贵的医疗费,普遍要花掉10-50万元之间,甚至是百万元以上,病人躺在医院里都在时刻担心着费用,亲人家属安慰病人最常用的一句话是:放心看病,不要担心医疗费,一次大病就足以让家庭负债累累,此类情况已司空见惯。”

  ——网友@浩正刘臻

  四、“如果房产限购能解决问题,那么当年废除粮票就是错的。”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南京出台限购政策,9月25日市政府出台了主城区住房限购政策,于9月26日起实施。限购政策明确,在主城区范围内,已拥有1套及以上住房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不得再新购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拥有2套及以上住房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不得再新购新建商品住房。

  五、“幸运的是买了房,不幸的是没买更多。”

  ——参考消息转引香港东方日报消息,东莞近年因制造业陷入寒冬,不少工厂负责人“转型”投资房地产,厂房十室九空。已在广州购置四套物业的灯饰厂负责人唐先生坦言,如今开厂的收入根本不够给员工发薪水,“最好赚钱的还是买房子”。

  六、“中小企业贷款难很正常,这和买不起房、丑女难嫁的本质是一样的。丑女难嫁,应该给她们认识单身汉的机会,不是逼着男人去娶她。”

  ——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于9月24日-26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欧阳敏参与女性经济学家论坛并发言。

  七、“但说白了,这主要都是利益决定的,与相声传承方式和所谓江湖规矩关系不大。其实没有什么江湖,有的只是利益争斗。这场被直播的口舌之争,看的也不是什么师徒情分,而是谁的套路更深。”

  ——新京报《郭德纲回撕曹云金:说什么江湖情分,只看谁套路更深》,作者:铁永功。8月31日,郭德纲微博公开清理门户,指责“云”字两人欺天灭祖,为此曹云金以6000字长文反击,历数郭德纲数宗罪。今天凌晨,郭德纲对曹云金说法长文回应,言辞犀利。

  八、“师傅郭纲与徒弟曹云之战,有人缺德,有人缺金。相声界是个江湖,把法说成理,把理诉诸情……师徒同门,姿势难看。”

  ——媒体人@罗昌平

  九、“当虚拟的游戏环境已经影响了一个人尤其是孩子的生活的时候,它代表现实对孩子而言太过残酷,孩子这个时候需要的,是陪伴和帮助。而把这个情形定义为网瘾——一旦贴上标签就成为了一种问题,这便是语言的力量——它就成了类似精神病一样需要对付的东西,于是电击、暴力、戒网瘾中心就有了市场。什么时候,中国的家长才可以独立思考一下?什么时候,他们才不主动地把自己的孩子定义为问题小孩,并主动地放弃对孩子的责任,把他们交给一个机构去‘治疗’?这是一种特别奇怪的思维方式。”

  ——南风窗《成年人眼中的网瘾到底是个什么鬼?》,作者:何蕴琪。

  十、“其实是一个人在北京上班,全家在为他服务。”

  ——新京报《开往北京的814路公交》,作者:王晶晶。814路是跨越北京城区和河北燕郊的9条主要公交线路之一,每天早上,至少4000人挤在814路车厢里,去北京上班。等车队伍最长时达到300米,但十几位老人总能站在队伍最前端。他们在等自己的儿子、女儿、儿媳妇、女婿。为了让儿女多睡十几分钟,能在上班的路上有个地方坐坐,这些老人提前到公交车站替儿女排队。一位替女儿排队的父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