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王元丰:特朗普当选背后的技术因素-墙外楼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让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感到非常意外,也使很多事情充满不确定性。现在许多媒体、智库和政府部门召开研讨会,讨论特朗普当选对世界秩序、美国内政与外交、国际关系的影响,当然,也有不少人在从多方面分析,为什么一个实在不像传统政客的人能够在美国当选,能够成为这个世界最发达国家的总统。不过,我觉得在技术进步对美国大选的影响方面,人们探讨得很不够。

  这次美国大选,特朗普主要指责全球化、在他看来“不公平”的贸易让美国人丢失了工作,还有许多非法入境的墨西哥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应该说特朗普引起了很多美国人的共鸣,所以,那些受教育程度在大专以下、年龄在45岁以上、年收入在5万至20万美元之间的白人中产阶级选民,更多是把选票投给了他。不过,除了全球化、贸易和移民外,技术进步对于造成很大一部分美国选民的愤怒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工业革命以来技术进步总体上是造福于人类的,然而,新一轮以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代表的技术进步,所产生的财富却没有均衡地在社会中分配,导致与过去很大不同的贫富分化。

  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由于技术进步,生产率水平提高,一些行业所需劳动力的数量在减少。这在历史上,对于一些行业应该不是新现象,比如,美国农村人口历史上的大幅减少。但是,过去技术进步在农业以外的其他行业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岗位,整体就业并不是问题。但现在技术进步创造的就业数少于导致的失业数,就会使失业人数增加,拉大收入差距。牛津大学的研究表明,本世纪初在美国尚未出现的行业,现在只接纳了0.5%的就业人数,而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新生行业接纳的就业人数大约占总就业人数的8%和4.5%。此外,这一轮的技术进步,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兴起,不仅导致蓝领工人失业,也使很多白领(如会计、报税员等)的工作机会减少,降低了中产阶级的收入。

  第二,技术进步使得资本在收益中占据更大优势。企业家可以用更多机器人来替代劳动者,他在收益中所占有的比例当然也更大。美国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1947-2000年美国劳动力成本占GDP的份额平均是64.3%,之后一直呈下降趋势,在2010年第三季度跌落至57.8%。

  最后,技术进步强化“赢者通吃”的社会。新的信息化等技术能够以极低成本使技术产品迅速占领市场,而且使位于其后的技术很难与其竞争,让该技术的拥有者获得超额利润。硅谷投资“教父”彼得·蒂尔(Peter Thiel)强调“从0到1”,就是让人获得这种“技术垄断”和“市场垄断”。有了“市场垄断”,就有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反对的顶层“1%”占有全民20%的财富的现象。

  尽管特朗普在竞选中,没有关注技术进步对美国社会的影响,但是,技术进步却是那些将他送入白宫的美国选民所痛恨的社会贫富差距加大、失业增加的重要原因。此外,对于特朗普和美国选民非常关注的企业流失海外、“让美国人工作减少的贸易问题”,技术也是重要推手。如果没有现代交通技术的发展,美国企业能够很容易地把产品的供应链建立在他国吗?不是技术的进步,尤其是通信和计算技术的提高,跨国企业能够管理得了分布在不同国家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团队吗?因此,尽管特朗普是个房地产商,在技术上没有什么创建,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技术进步,却对他当选美国总统贡献不小。

  另一方面,特朗普这次当选,一个重要因素是,他善于利用现代技术。在这次选举中,由于特朗普的很多极端言论,美国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纸以及CNN、ABC等电视广播台,罕见地一边倒地支持另一方候选人。如果是过去的总统选举,在媒体的狂轰乱炸下,候选人早就选不下去了。然而,这次特朗普不仅顶住了媒体的指责,而且最后拿下了选举,最重要的一点是,他非常高超地运用了社交媒体技术。虽然传统的报纸和电视广播不支持他,但特朗普看到了在新的数字媒体时代,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和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有更大的影响力。美国著名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的调查显示:现在62%的美国人是通过社交媒体获得他们的新闻的,而脸书列第一位。

  尽管特朗普2009年开始使用推特时年龄已经超过60岁,但他很快就成为超级“大V”,大选前拥有接近1200万的“粉丝”。他比数字时代的其他政治人物更懂得利用社交媒体。他了解像脸书和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如何模糊了公开和隐私之间的界限,利用文化的转变,将自己变成一个人们发泄对现状的不满和愤怒的出口。大选期间,在一些重要关头,特朗普经常通过社交媒体发声,反驳民主党和媒体的指责。特朗普每天大约更新推特十次,几乎天天不断。去年10月31日,他甚至一天发了59条推特。美国媒体甚至称他为“社交媒体总统”。

  特朗普非常了解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在投入上也胜希拉里一筹。根据希拉里和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交给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C)的最后筹款和开支报告,截至2016年10月中旬,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媒体宣传与在线广告的投入,分别占总开支的27.4%和23.6%,而希拉里竞选团队则分别是53.3%和3.5%,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对新兴媒体的重视。

  另外,这次特朗普胜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来源于技术。那就是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维基解密,通过网络泄露的希拉里及其竞选团队的丑闻。阿桑奇一个人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的房间中,不断在网络上公开通过黑客等技术手段得到的不利于希拉里的材料,影响选民对希拉里的看法。尤其是大选前几日的爆料,迫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事件的调查,对特朗普最终当选起到了重要作用。

  特朗普的当选让人惊奇。但是,这种惊奇背后是他知道美国社会在技术进步影响下,很多民众的心理和感受;这种惊奇背后,是这个房地产商出身的70岁的老年人,非常娴熟地运用近些年出现的社交媒体技术。技术进步不仅改变了生产与生活,也改变了社会与政治,其中的酸甜苦辣,还有待我们慢慢品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支持由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世界新秩序的构想,突显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后围绕美国安全和贸易目标的全球不确定性。

  东南亚人口第二多的国家的这位直言不讳的领导人表示,他可能效仿莫斯科方面的做法,退出国际刑事法院(ICC)。此前西方批评他发起血腥的禁毒战争。

  杜特尔特在飞往秘鲁出席一个亚太峰会之前发表的典型的坦率言论,呼应了世界各地的一种感觉,即特朗普上周当选使美国的外交政策陷入不确定状态。

  在美国大选投票之前,菲律宾总统就在攻击美国,同时赞扬北京和莫斯科,令人们对菲美长期同盟关系以及亚太地区的安全平衡产生疑问。

  “如果中国和俄罗斯决定创建一种新秩序,我将第一个加入,”杜特尔特表示,此言针对美国和联合国。

  他说,他对当前全球权力体系下世界各地冲突中的“无止境”杀戮感到遗憾,并宣称:“就因为是美国,并不意味着它就是好的。”

  杜特尔特在其任职头四个月期间大力攻击美国,在美方批评了迄今已导致2000人丧生的菲律宾禁毒战争后,他还对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出言不逊。

  他利用上月访问中国的机会,宣布菲律宾与美国“分离”,尽管美国官员称,他们没有收到关于任何变化的正式通知。自1951年以来,美菲之间一直有一项安全条约。

  杜特尔特的怒气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美国在殖民占领菲律宾期间据称的暴行。他还谈到个人的不快经历,包括遭到一名美国牧师的虐待,以及多年前发生的涉及在菲律宾达沃市的一名美国公民的一宗神秘爆炸案件,他曾担任达沃市长20多年。

  他谴责国际刑事法院“无用”,呼应一些非洲国家和其他国家关于该法院“猛打”小国、却不敢触碰强国的批评。国际刑事法院的一名检察官上月提出,该法院可能拥有追究菲律宾禁毒战争中杀人者责任的管辖权。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本周从国际刑事法院的成立规约中撤回俄罗斯的签署,称该法院“辜负了国际社会对它的期望,未能成为一个独立、有威信的国际司法机构”。普京作出这一决定的前一天,位于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发表一份报告,称俄2014年从乌克兰版图吞并克里米亚构成“占领”,相当于俄乌之间发生了“国际武装冲突”。

  美国于2002年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的成立规约。中国和印度在尚未签署的国家之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昨天下午,笔者的朋友圈被人大代表选举刷了屏。而笔者作为上海市闵行区116选区的一名普通选民,也在辅导员的安排下,跟同学们一起拿着选民证去投票。

  到了投票站所在的教室,从找到位置坐下到清点人数,就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比后来的发选票、填选票、投选票加起来的时间还要长。而在拿到选票后,上面四个名字是一位研究生学姐,两位老师,一位学校的副书记。其中这位学姐是我原来在校学生会时候的上级,另外三位都不了解。

  身边的其他同学跟笔者大差不差,大部分也都对这四位候选人没有任何了解。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当选民,所以也没什么经验,既没有候选人来到现场,也没有放什么介绍的视频,负责投票的人又让大家赶紧填写。在这样的情况下,部分同学的选票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下面这种情况:

  img_20161117_100023img_20161117_100023

  无独有偶,在杨浦区的复旦大学,选票更是妙趣横生:

  img_20161117_100324img_20161117_100324

  6402b5y3cfq6402b5y3cfq

  img_20161117_100327img_20161117_100327

  凤凰彩票官网6409li5w1ja6409li5w1ja凤凰彩票官网

  至于我们隔壁的上海交大,应该都不用说了……

  6402凤凰彩票平台6402

  其他选区的选票也是填成了段子:

  64089d58us264089d58us2

  640ekgwrb99640ekgwrb99

  而在这之后,又有这样的消息爆了出来:

  640rcf1pc2d640rcf1pc2d

  640whp5mw3l640whp5mw3l

  (也有人说已经被辟谣了,有没有上外贸或者工技大的读者给笔者一个准确消息?)

  昨天笔者一直觉得这些事情笑一笑也就过去了,投完票再过一段时间就没人会提起了,没想到到了晚上这件事竟然在网上能吵起来,有许多人批判这种行为是“拿选举当儿戏”,“不珍惜自己的政治权利”,“脑子是个好东西”,“跟风凑热闹”等等。与之相对,也有许多人写文章为这种行为撑腰,两个观点辩论的不亦乐乎。

  作为一位自己以及身边许多朋友都投了长者的人,笔者现在当然要为这种行为站队。而在支持这种行为的文章里,写得比较好的一篇是“古拉格科考队”的《不合作投票》。笔者在联系这篇文章的作者征求转载许可时,作者说自己也是这个公众号两万两千多名读者之一,让笔者小小的自豪了一下。

  下面就摘录这篇文章的一部分:

  法条写的是很好看,但具体执行起来怎么样,(省略十余字)。除了上面说的对于投反对票的“歧视”,还有候选人与选民的距离问题。很多候选人完全没有践行群众路线,毫无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觉悟,选民根本都不认识你,凭嘛投你票?这么早就决定你是候选人了,连个程序也不向选民公开一下,会不会给人一种内定,钦点的感觉啊?

  长期这么搞,公民就会觉得自己手中的选举权形同虚设,投跟不投没啥区别,政治参与的热情就会下降。而漠视选举权利又容易加剧贿选问题,既然投不投没区别,把票卖了自己还能捞点利益,那何乐而不为呢?这个情况在村民自治选举中尤为突出。关于人大代表选举的贿选,比较典型的是发生在辽宁的贿选大案。2016年9月17日,辽宁省人大十二届七次会议筹备组发出公告称: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全国人大代表过程中,有45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拉票贿选,有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而辽宁省人大代表总人数不超过600人。

  政治参与度下降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希拉里拿下松江选区”。

  记得读本科时第一次行使选举权,当时就听说上海的诸多大学生把自己光荣的一票投给了德艺双馨的苍老师……今年这次选举,上海的一些选区已然变成江主席和希拉里角逐的战场,更有黄焖鸡这匹黑马强势杀出,有望成功当选……

  有人指出,这种乱投票,不按套路投票的行为非常愚蠢,浪费选举资源,不珍惜选举权利,是这些学生民主素质不高的体现。嗯,持这种观点的人这么熟练的上来就扣大帽子,明显是文革思维充斥大脑,武斗文卫样样精通啊。

  科考队认为,这种行为,可以称之为“不合作投票”。学生们不愿将选票投给自己不熟悉的人,认为这些人不能代表自己的看法。与其投给这些毫不认识的陌生人,不如投给自己的同学,自己知道的政治人物,甚至是一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符号。在这一点上,该反思的不应该是这些学生,而是那些候选人。不要以为候选人就一定能得到拥护,老百姓根本不认识你,你也不接触老百姓,凭什么要老百姓把票投给你?你这中国梦不能这么做啊。

  另一方面,学生的这种做法不仅不是欠缺民主素质,反而是民主素质提高的表现。对于不能代表自己的人,不投给他票,不知道那些怒发冲冠者哪只眼看出这是不珍惜民主权利了?投票者作为选民,认为这个人代表不了自己,我的同学能代表我的想法,或是想支持自己仰慕已久的政治人物,或是选择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其他候选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了吗?《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第四十条规定,选举人对于代表候选人可以投赞成票,可以投反对票,可以另选其他任何选民,也可以弃权。法律都规定了可以另选其他选民,不知道这些人为何如此生气,难道是因为自己指定的候选人没有人支持吗?

  科考队觉得,这种不合作投票,体现的是学生群体用选票表达自己对于那些居高位而无远谋的候选人的不满,同时反映了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中部分候选人政治素养低,群众基础差,难以服众。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这种不合作投票,虽然只有五年一次,虽然被一些人批判,但也许会对我国民主政治的向前发展,带来一缕清风。哪怕只是一缕,也比死气沉沉强。

  最后,选举还是要按基本法的,当然我们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

  对于这篇文章的观点,笔者基本上都是赞成的,所以也没必要写太多。下面就对作者没有提到的方面,以及一些人对于这篇文章的批判,写一下我的看法,不能叫反驳,只能说是解释。再退一步,您就当我在护粉吧。

  首先是对于候选人的不了解,有些人说可以去看看他们的简历,以及“你自己怎么不去百度”。拜托,要是对人大代表的了解通过简历就可以解决,那还选啥啊,直接看简历比着把所有的都选出来算了,一步到位。上海交大够厉害了吧,你白搭,戴黑框眼镜的那个赶紧下来,清华北大的上。清华北大在是最顶尖的了吧,人家牛津、哈佛、哥大都读过的比你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应该当XXX。只会读书又怎么能行,十几岁就去农村插队的才是全能人才,那才适合做XX……看简历选人大代表,这能行吗?更何况真看着简历选,基本看的也就是有没有校友,老乡,以及谁的学术成就更高,头衔更多,级别更高了。

  接着是进一步的,看简历你没法全面了解,那录的视频你怎么没看?候选人见面会你怎么不去参加?这个问题其实是说到了点子上的,起码这两样东西,作为第一次当选民的笔者,还真不知道,也没人通知。而且这种情况,基本能覆盖到身边的百分之九十五。我们不是不想知道,而是真的不知道。

  6401uafpbb86401uafpbb8

  所以这也是笔者要退一步讲的,在这种已成现实的前提下,这些“奇葩选票”还算是没有脑子吗?还算是不珍惜权利吗?弃权反而是最好的选择。我宁愿不让自己的这一票投给错误的人,我选择弃权无疑是最政治正确的。那么在弃权的基础上,我娱乐一下有什么错吗?

  这就回到了一个出发点的问题,那很简单,就是单纯的“娱乐精神”,仅此而已。虽然这个词已经快被用烂了,但是该用还是得用。在其他人选不出来的时候随便写了一个,这没啥错的,但我们也没有骄傲,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真实想法。你说这是跟风随大流,我觉得不是。投了长者的,平常生活里也没少膜;投了川普或者希拉里的,美国大选也肯定关注了很久。我们这样填的时候就是让他奔着一张废票去的,也没指望真让写了的当选。真的,我们真没拿这个当回事(不是没拿选举当回事),您也别太认真。

  再退最后一步,真要是得重新选举,那说明没有一个得票到一半。姑且不论填“奇葩选票”的比例能有多低,就算不随便写,写的是身边同学的名字,那也不会投选举票上的,最后还是选不出来。这个锅都让“奇葩选票”来背合适吗?“选不出来”就是“选不出来”,这个结局对于选举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这很丢人吗?先是“陷入僵局”,然后才“陷入江局”,这没毛病。

  而且我后来才知道,这种情况前几年也发生过,不过那时候选出来的还是周杰伦。到今天换成了长者,这说明笔者和同仁们的工作很有成绩嘛。

  以上写的这一些,可以简单总结成下面几条:

  第一,如果说我们有哪里做得不对,那就是在选举前对候选人没有做到足够了解。但是这个问题主要在学校方面,至于以后怎样避免,怎样改进,办法有很多,在这里也不用多说。

  第二,在对候选人不够了解的前提下,能投出来皆大欢喜,投一张废票也不是错的,这个没什么好批判的。

  第三,同样是投一张废票,写什么就无所谓了,当然最好是写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选举的本意不就如此嘛。再拿这个上纲上线,没必要。

  第四,我们投了废票,那就是没指望着他能被当真,所以你们也千万别当真。“选不出来”就是选举的一种结果,真选不出那就认了吧,至少别让“奇葩选票”来背锅。

  img_20161117_100311img_20161117_100311

  最后的最后,千万不要觉得我们是拿选举当儿戏,闹着玩。我们投出的每一张选票,都跟你们一样,是思考过后的结果。

  不信你看看朋友圈刷屏的图片,比“奇葩选票”出镜率还要高的,是我们那一张张第一次拿到手的选民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每年都会以问卷调查的形式评估外媒在华记者的工作环境。今年的调查,总共收上来112份问卷。其中,98%的受访者都表示,他们在中国从事新闻工作的环境难以符合国际标准,其中,29%的记者认为工作环境正在恶化。

  大约有57%的受访记者在问卷中抱怨称,他们在进行采访、调查等工作时,受到过各种干扰、阻挠甚至肢体暴力。《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李肇华(Josh Chin)就在问卷中透露,他在试图报道维权律师浦志强受审一案时曾经遭到陌生人粗暴推搡,这些人都带着面具,有意不让他人认出。

  除了驻华记者本人,他们的中国助手、翻译也会不断地被中国当局骚扰。一名为欧洲媒体供职的中国助理透露,赴约采访时,她常常会被警察或其他身份不明人员阻拦,并被教育称”为外媒反华势力工作”是”背叛祖国”。还有一名美国记者则在问卷中写道:”我的一名中国助手在文革50周年报道之后辞职,并且对我说,他觉得我的报道太负面了,他不想’损害党和国家’。我敢肯定,他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压力,但他却无法承认受到了压力。事实上他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德国《世界报》驻华记者埃林(Johnny Erling)则表示,中国助手受到的压力往往比外国记者本人更大。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如果使用中国翻译,他一定会不断地被中国当局约谈。我本人因为中文比较好的缘故,所幸不需要什么中国助手。”

  埃林还说,总体上而言,中国当局的工作人员对他这样的外国记者还是比较客气的,但是在客气的外表之下,当局则在试图向驻华记者传递一种信息。他向德国之声介绍了他的几次亲身经历:今年春天,他随一个环保NGO在怒江考察,一路上总有警车在尾随他们,虽然警方始终没有干涉他的采访或报道活动,但是”警方总是在场,让人很不舒服”;还有一次,中央高层在北戴河召开会议期间,埃林前去现场”采风”,尽管他的调查工作完全公开合法,但是一名曾经在北京和他打过交道的警官依然赶到北戴河,”并且在沙滩上穿着泳裤和我见面交谈。他们既友好,也很明确地传递了信息:’我们正在关注你。’”

  采访对象受到压力

  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年度报告中,还有许多记者(26%)反映了采访对象遭到中国当局的骚扰。报告强调,即便按照中国政府自己制订的规定,外媒采访对象也不应该受到当局的干扰。一名德国记者在问卷中写道:”我们在新疆当地雇佣的一名司机,在我们走后遭到了当地官员的讯问。”

  而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一名董事会成员则表示,尤其是学术圈内的采访对象,相比从前更不愿意接受采访了。年度报告中甚至还提到如今香港也有人表示不便接受外媒采访。

  此外,这份年度报告还提到了驻华记者的通讯工具被监视、监听,甚至还有电子邮箱密码被破解的情况。他们所供职的媒体,也会受到中国驻外使领馆的压力。一名美国记者在问卷中说:”中国领事馆的官员找到了我的(美国)报社,要求和我的编辑部进行约谈。他们对我的报道感到很不高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