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 >

許驥:港漂大分裂?──在港內地人如何撐香港學生-墙外楼

  【凤凰彩票网站明報專訊】雨傘運動爆發後,身邊的人際關係似乎都在變化。朋友張潔平在facebook上 說:「香港雨傘革命已經讓我的好幾個內地在港朋友陷入了一場和內地朋友集體絕交的戰役,其慘烈程度,幾乎也不亞於雨傘革命本身了……我有時候看見港媒報道 內地人對香港態度會覺得不忿,心想我和我身邊的朋友就不是這麼想啊。但另一方面看見內地朋友圈裏那些言論,真是……多看一眼都身心俱疲。」

  是的──身心俱疲──這也是多日來我的感受。希望將香港正在發生的真相,盡可能多地告訴內地民眾。然而,微博新增了特別的屏蔽技巧,表面上仍可發出內容,但 你所說的話不會在你的粉絲頁面上顯示──這是部分本港微博用戶享受的「特別待遇」。據說從數年前起,「香港」就已取代「台灣」,成為中國互聯網監管部門的 最高級別敏感詞──有內地民眾說香港人「自以為是」,其實不然,確實是內地官方一直將香港的「地位」提升。

  這 幾天,微信朋友圈中的信息更令人無語。雨傘運動發生的第一天,微信上流傳最廣的是一篇文章叫〈香港是誰的?〉。雖然一看就知道是五毛文章,卻得到最多數的 轉發。文章站在內地沙文主義的立場,狠批香港,閱讀量數以十萬計。文章反覆質問的,是香港的主權問題──這顯然很無厘頭,因為香港人的抗爭,並沒有針對主 權歸屬,而只是在《基本法》框架內的民主。

  微信上的傳言

  我的部分微信上認識的人,也在轉發這篇文章,其中一位並在轉發時評論道:「轉給一些人看看。」出於好奇,我於是問其中一位轉發的人,希望知道他是怎麼看香港人的抗爭的。原來在他眼中,香港人不滿人大決定,爭取真普選的行凤凰彩票官网為,就等同於「港獨」──這在他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問他,這樣的觀點從何而來?他說,周圍所有的人都這麼認為。但他不斷強調,自己絕對是支持民主的,因為這是中國未來崛起於世界之林的希望:「中國只有民主了,才能讓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家心服口服。」他一面口口聲聲說,香港必須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同時,他卻沒有將香港人凤凰彩票平台爭取香港民主的抗爭,視作中國民主事業的一部分。我不禁零亂──將香港隔離於中國之外的,究竟是誰?

  努力培養民眾一切向「錢」看?

  一種在內地極為流行的觀點是:香港因為近年經濟不景氣了,在內地面前不再有優越感,所以開始鬧。內地民眾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香港人這樣折騰,是為了讓中 央給香港更多的優惠福利政策。八九六四之後,中國官方努力培養民眾一切向「錢」看,沒想到竟收穫這樣的效果──內地年輕人的政治意識,普遍比上一代下降 了,他們總是以最接近動物本能的角度,來理解周遭發生的事。在他們眼中,只有當需要iPhone時, 香港才是值得關注的。他們看到香港的繁榮,卻看不到香港何以繁榮。內地的發達城市,都是依靠中央政策傾斜造就的,沿海地區無情剝削內陸地區。以這樣的「中 國模式」來看,內地年輕人推理,香港一定也是這樣發展起來的──只要有不公平,就有既得利益者,而他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成為既得利益者──自由、法治、 民主,不過是漂亮的外衣──這便是這代中國年輕人的「普世價值」。諷刺的是,過去內地人嘲笑香港人政治冷感的所有話,今天正好反過來成為對他們自己的詛 咒。

  另一個在香港中資公司上班的內地年輕人,雨傘運動那天臨近下班的時 候發了一條朋友圈說,他的老闆跟員工們說:「逃命去吧。」這無疑是另一種在港內地年輕人的代表,他們對港人的抗爭十分恐懼。哦,不,應該說他們對任何涉及 叛逆的言行都很恐懼。這位年輕人,工作之餘,和另外幾個內地在港年輕人合伙成立了一個社團,幫助拉攏、聯絡在港讀書的內地生,帶他們去立法會參觀,聽建制 派議員吹水,以此來「認識」香港,掙維穩經費。他們經常出入中聯辦,炫耀他們的人脈關係──維穩經費有限,相互也是要競爭的。在他們看來,這也叫「做生 意」,是他們在港「創業」的一部分。

  春風化雨同路人

  這類社團中最為著名的,則是「港漂圈」。他們一直聲稱自己只是個為在港內地生「服務」的平台,但是最近卻頻頻參與反對港人抗爭的活動。雨傘運動發生後,港漂 圈號召在港內地年輕人,將對這次抗爭的想法寫下來,然後手持紙牌拍照發給他們。但是通過他們的平台發出的,是一面倒的反對佔中者,支持公民抗命的言論全都 被篩選走了。被此行為激怒的內地在港學生爆料,曾經跟港漂圈交涉,得到的回應是「是否發,發什麼」取決於他們「看到合適的內容」。不甘被篩選的內地生,遂 在fb成立了「內地生撐香港」專頁,讓與港人一樣在「風雨中抱緊自由」的人可以發聲。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香港是什麼已然不重要──你看到的香港是什麼,你就是什麼。我完全能夠理解出於各種原因,沒有表態的人。但請不要發出、做出一些違反常識的言論、舉動──人之為人,是有底線的。

  以前一直聽人抱怨,說香港沒有曼德拉、昂山素姬那樣的政治領袖,覺得香港的公民抗命搞不起來。然而事實證明,這樣想的人錯了──恰恰因為香港沒有能夠呼風喚 雨的政治領袖,回歸十幾年來,港人真正明白一切必須靠自救。香港的覺醒,是每個香港人自己的事情。我們不相信「大海航行靠舵手」,因為我們全都是汪洋上獨 自行走的扁舟,不知道什麼原因,殊途同歸走在了一起。如陳冠中28年前所寫的,我們「偶然春風化雨長大成為同路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